<small id='nxcveq'></small><noframes id='nxcveq'>

  • <tfoot id='nxcveq'></tfoot>

      <legend id='nxcveq'><style id='nxcveq'><dir id='nxcveq'><q id='nxcveq'></q></dir></style></legend>
      <i id='nxcveq'><tr id='nxcveq'><dt id='nxcveq'><q id='nxcveq'><span id='nxcveq'><b id='nxcveq'><form id='nxcveq'><ins id='nxcveq'></ins><ul id='nxcveq'></ul><sub id='nxcveq'></sub></form><legend id='nxcveq'></legend><bdo id='nxcveq'><pre id='nxcveq'><center id='nxcveq'></center></pre></bdo></b><th id='nxcveq'></th></span></q></dt></tr></i><div id='nxcveq'><tfoot id='nxcveq'></tfoot><dl id='nxcveq'><fieldset id='nxcveq'></fieldset></dl></div>

          <bdo id='nxcveq'></bdo><ul id='nxcveq'></ul>

        1. 典河南

          当前位置 :主页 > 采风 > / 正文

          留学生自述 :我从意大利回河南 在米兰被要求摘口罩

          典河南 2020-03-16采风

            在米兰曾被路人要求摘口罩 回程前先报备到家后隔离14天

            留学生自述 :我从意大利回到河南

            意大利新冠肺炎疫情不断升级 ,确诊人数破万 。疫情阴云下 ,不少在意中国留学生选择回国 。在米兰读书 的王映淼也是其中之一 ,她曾在意大利戴口罩被要求摘下 ,为降低风险 ,王映淼选择回国 。如今已经在家乡河南集中隔离4天 的王映淼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 ,回国是为了保护自身安全 ,同时她也希望所有从重点疫区回国 的人员提前能做好报备和防护 ,把安全风险降到最低 ,保护自己也保护他人 。

            1月初回意大利 戴口罩曾被要求摘下  

            王映淼已经在意大利米兰学习生活了2年 ,她在米兰新美术学院攻读时尚设计专业 ,今年夏天即将毕业 。回国休完圣诞假期后 ,王映淼在1月初回到意大利 ,那时无论国内国外 ,都还没传出新冠肺炎疫情 。

            1月底 ,国内新冠肺炎疫情逐渐严重 ,王映淼也在一直关注疫情发展 。为了应对不时之需 ,早在中国疫情暴发后 ,王映淼就开始在意大利买口罩 ,“因为欧洲人没有戴口罩 的习惯 ,那个时候也不太好买 ,很多药店都需要预约才能买到 。”

            2月下旬 ,意大利疫情突然严重起来 ,确诊病例从个位数增长到几十再到几百 ,王映淼所在 的学校也宣布停课 。王映淼告诉北青报记者 ,疫情刚暴发时意大利街头并没有明显 的变化 ,大部分人都没有戴口罩 ,出于担心 ,王映淼戴上了口罩 。有一次她走在路上被人拦住 ,对方要求她摘掉口罩 ,认为这样影响不好 。王映淼告诉北青报记者 ,除了曾被要求摘口罩外 ,自己 的同学也因为戴口罩受到歧视 ,“也有人帮我们说话 ,我觉得歧视还是在少部分人中吧 。”王映淼说 。

            随着疫情发展 ,王映淼决定自我隔离 ,从2月末开始她没再出过小区大门 ,食物是从华人超市购买后快递到小区门口 。意大利疫情最严重 的时候 ,王映淼 的母校华东师范大学设计学院为帮助在意学子度过疫情 ,给他们寄去300只口罩 ,“我领到7只 ,虽然不多但真 的解决了我 的燃眉之急 。”

            疫情加剧后回国 途中戴口罩多是中国人

            在意大利 ,疫情最严重 的就是伦巴第大区 ,而米兰则是伦巴第大区首府 。疫情暴发后 ,远在国内 的父母一直关注疫情 ,劝说王映淼回国 。“我周围很多同学 的父母都劝他们回国 ,但因为我们是毕业生 ,回国可能会面临延期毕业等情况 ,所以我们都很犹豫 。”

            8日早上 ,父母又劝王映淼赶紧回国 ,但她仍旧没下定决心 。意大利卫生部在每天下午6点公布前一日确诊人数 ,3月8日下午6时 ,意大利新增新冠肺炎1492例 。一直关注每日数据 的王映淼发现 ,疫情并没平稳或好转 ,她当即下定决心回国 ,并在当晚买机票 。

            王映淼本打算买10日 的机票回国 ,但机票售罄 ,她只好买了9日上午经阿布扎比转机回国 的机票 ,一张经济舱机票售价高达1万元 。3月9日 ,王映淼和另外两个中国同学包车去机场 ,虽然前一日意大利已经宣布封锁伦巴第大区和11个邻近省份 ,但米兰街头车辆仍旧不少 ,出城似乎并未受到限制 。

            在米兰马尔彭萨机场 ,王映淼发现机场工作人员几乎没有人戴口罩 ,而反观回国 的中国人则都做了严密 的防护 ,口罩 、眼镜 、帽子 ,甚至还有人穿上了防护服 。王映淼告诉北青报记者 ,从意大利出境到转机阿布扎比 ,无论是在机场还是在飞机上 ,并没有额外 的检疫措施 ,飞机上空乘也没有佩戴口罩 。

            落地接受排查 回到河南居家隔离

            北京时间10日早上8点多 ,王映淼落地首都国际机场 。此前不久 ,乘客被要求填写健康申报表 。落地后 ,两三个穿着防护服 的工作人员登上飞机 ,告诉乘客为防疫要求 ,叫到名字 的乘客需要与工作人员先行下飞机 。王映淼成为被叫到名字 的若干位乘客之一 。

            下飞机后 ,工作人员带着王映淼来到由隔板组成 的临时医疗排查区 ,除个人健康状况外 ,还需要填报更详细 的个人信息以及接下来 的行程信息 ,并且在此做了咽拭子检测 。整套流程下来 ,已经到了中午12点多 ,王映淼由工作人员带出关 。据她介绍 ,离开机场前工作人员会统计检查旅客 的行程 。王映淼告诉北青报记者 ,自己一个同学转机去福州 ,因为是临时买 的票 ,福州机场工作人员并不知道她从意大利回国 ,这位同学主动报备后被送去集中隔离 。

            为了保护自己也保护他人 ,王映淼没有换乘公共交通 ,而是让父亲从家里开车来接 ,当晚9点多 ,她抵达家乡河南新乡 。王映淼告诉北青报记者 ,从意大利回国前 ,她已经让父母向所在社区报备 ,同时也向母校华中师范大学报备 。到达新乡后 ,父亲直接把她送到隔离点 ,而父亲则在社区监督下居家隔离14天 。

            提醒其他归国留学生 回来前要先报备

          搜索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典河南